阿晋京。

粗口请见谅。

快乐摸7!!!!
中裤我的爱,舔爆【变态

鬼糊😭😭
我对不起霍霍
我爱西装【你不会画

快乐摸鱼,三无产品注意
我爱齐乐天呜呜呜呜
辣您眼睛对不起【土下座】

摸个六七🌚
三分钟鬼糊产物🌚
请各位无视旁边那个苹果头。

【武当X少林】末世之歌.02

本文少林受!!!!少林受!!!不喜误入谢谢!!

OOC我的锅,我对不起大师和道长。

小学生文笔辣您眼睛对不起。

emmmmm...这文我似乎,蛮久没更新了蛤蛤蛤

不过终于考完试了!!我可以嗨了蛤蛤蛤!!

然后,就,有没有,那什么,同好群嘿嘿嘿。

想看太太们激情开车。

我爱大师大师爱我。

本文全程瞎扯。

丧尸什么真的难写:–D

欢迎捉虫。

准备好了吗?
好的我们开始。

————————————————————

少林随即抓起法杖向楼下谨慎地缓步,武当跟在后面一块下了楼。

少林在楼梯的拐角处猛的停下,武当差点撞上,不禁有些恼:“大师可是想起什么要事罢?”

少林神情呆滞的摇了摇头,扭过头看了一眼武当,忽又神经质的低下头念起大悲咒,抓着法杖的手用力到骨节泛白。

武当瞧着和尚不太对劲,轻轻将和尚向旁一推,瞳孔一缩,呼吸一窒。那门间缝隙,竟是硬生生挂着一个死相凄惨的头颅!头颅的颈部夹在扭曲的门缝里,造成一个足以看见楼外景况的裂缝,数只活尸苍白的手无力的在空气中挥动。

武当向少林的方向僵硬的转头,少林依旧在念经文,道士虽主修道法,对佛家的些许了解也是足够了,静静的等。

少林的手指滑过佛珠,欲行却止步。

片刻,少林朝武当道:“道长,走罢,去墨河寻那叶兰。”

武当点了点头,抬脚欲行,门外竟又传出一声悲嚎,甚至还有活人的求救声!

少林立即凑近大门询问:“施主?施主可听见贫僧的声音?”

门外幽幽传来一声:“救我...救我...”

 少林呼吸有些急促,提起法杖就想朝门挥去,武当见状,刚想去阻止,少林便把抬起的手堪堪放下。

“施主...施主可否告知贫僧,这门外,可还有生还者?”少林说话的气息平稳,语调却是因刻意 压制激动的颤抖。

门外的气息断了。

武当抱着拂尘在一旁看着,轻笑两声:“大师,这活尸莫不是死了?”

少林立在门前缄默不言,片刻后叹气一声:“让道长见笑了,走罢。”

言毕,少林挥袖欲行,忽地被扯地一个踉跄!少林随即回头,那活尸竟将手伸进门缝抓住少林的袈裟,想将少林扯出门外!少林法杖寒光一闪,袈裟被划去一角,那活尸死死抓着一角袈裟,收回了手。

武当看着方才少林的动作,心里不是滋味,只得冷着脸,出声朝少林道:“大师。”

少林抬眼向武当望去:“何事?”

武当便这么直直盯着少林的双眼。脚步突然一歪,向他身旁的少林扑去。两人双双倒在二楼楼梯口边,武当的双手撑在少林的双臂后,将他囚禁在自己的怀中。

少林皱了皱眉,对身上的武当道:“道长这是?”

武当垂眸,看着少林张合的双唇。

啊。

                                                          TBC.

我吹爆伍六七!!!!😭😭😭😭
为什么我控制不住自己的双手💔
这货是sei啊?!!!【发出土拨鼠的问号

随笔耽美。

无聊时的小产物,可能会有后续。
原创人物或者同人...
渣文笔,欢迎捉虫。
造孽啊。
——————————————————
我的母亲亲口承认我的畸形。

我感情的畸形。

我的畸形。

在我亲生母亲厌恶的阴影下,我活过了十六年。

她的眼神像海中的漩涡,我卷入至此,并未溺亡。

我的父亲...他死在这漩涡中。

我终于逃离了这漩涡。

我被录取到南方的一所高中,这里太柔和了。

细密绵柔的雨,如牛毛,在无声中渗透进我的眼里。

我身边的小姑娘总说我的眼里埋着江南的雨,是慢慢融进人心的,反应过来,这雨总促进那绿苗在心里生了根,盘踞着爬满整颗心,剪也剪不完,扯也扯不光。

我是一笑置之这些小姑娘的多愁善感的,有这些多余的感情,不如去多看看书,好好学学怎么写一回没有语病的句子。

她们是不知道的,这南方的寒雨,是刺骨冻血的,溅在手背上,终究也是疼的。

溅到这寒雨的,都记着那疼,蚂蚁噬骨般细密,疼痛。

在校运会上,我第一次见到了...

想要以畸形的爱去吞噬的人。

他是正常的。

我却是畸形儿。

                                                               TBC.
我就是单纯想嗑玻璃渣又不敢去看太太们写的玻璃渣唉。
真的很喜欢吞噬这个词了。

我的儿真的爆炸好看。
我爱大师。
【基友说我的和尚长的很不正经??】

【原创耽美同人】耽美同人原创男主受

这里exo耽美原创男主受!!!

不喜慎入!!!!千万慎入!!!

不喜慎入!!!不喜欢就别点!!求你!

这里是要嫖男神的可怕腐女!!!

并且全程粗口对不起我污染了大家的眼睛。

女友粉等等千万慎入!!!

我都提醒到这个份上了,你要点进来话不舒服就不关我事了。

渣脑洞渣文笔有那种想法却没有那种文笔。

哭泣。

最近开始嗑exo的颜了我呜呜呜呜

粉他们大概是两三年前的时候,是唯十二啊我呜呜

最近突然开始嗑他们了,我嗑爆啊呜呜呜

不过蛮久没嗑了有点生疏了。

最近开始嗑他们,是因为听了咆哮吧,偶然听见。

然后中间有一段歌词非常戳我。

“在她的范围里全都该撤离,不然我一定慢慢发脾气。”

就是这段特别的戳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然后就嗑爆,咸鱼老阿姨自带翻译器“她”“他”

可能是我实在太emmm

然后就猛的想起以前在橙光里面玩的一些特别带感的游戏

背景呀世界观什么都非常的完美

又有点记不太清

有些记得比较清楚的是血族和狼人的背景

实在是太完美了,那些写剧本的太太实在是太完美了

然后,就想写exo的耽美原创男主受

我觉得就这样嫖男神会不会引起仇视

唉,可是完全爆炸太想写了呜呜呜

大概是现代血族pa

只记得一些特别带感的背景,血族狼人什么的完美啊。

带感带感,写了写了。

我是全部都无法舍弃的呜呜呜

可以

男主,emm就叫黎明吧。

取黎明万物生光辉之意。

大概就是。

黎明是蛋糕店的后厨,会做西式糕点,店虽不大却挺精致,店是都暻秀开的,偶尔来店里视察。

偶然一天接了个单,要求送货上门,收货人是火山。

黎明同志正好笑这名字可奇怪的紧,奈何挺晚了,女孩子不好去送,就只能自己一介莽夫去送了。

为了快黎明同志去抄了小路【生活在这城市七年有半了】然后非常狗血的撞见一对小情侣唧唧歪歪,黎明同志表示无语,想偷偷绕过去时却人被打,还好速度够快躲了,鹿晗就是狗男女中的男,惊讶黎明同志的速度【只是被女人的血液中减肥药的味道恶心到了之前又受了点伤】然后黎明同志发现这他妈根本就不是在乱搞男女关系啊!!这他妈是在搞死人啊!!!

鹿晗一看不行啊,这人搞死都搞死到一半了还他妈都被你发现了今儿个就别想活着走出这条巷子了。就想去弄死黎明同志,黎明同志就可劲儿跑啊跑啊居然还他妈把一只牛逼的吸血鬼给差点跑掉了,就差一点被追上去的时候误打误撞到了客户火山朋友的小区里头,他娘的小区里头大爷大妈跳舞下棋呢,一看一小姑娘【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追一小伙子 小伙子还快跑断气了的样子以为家暴呢吗赶紧上去劝,这两人哪是大妈大爷的对手啊不一会儿就被扯着了,鹿晗道行还没黎明同志道行高被牵制住了,黎明同志脸上笑嘻嘻心里妈卖批的对鹿晗同志竖了个中指并且骂了句娘之后

心情愉悦的去了客户火山家。

心情十分好的黎明同志内心强烈的想要感谢那群大爷大妈还有客户火山。

但是发现这他妈客户火山朋友家门都他妈没关而且一男一女在里头吵的不可开交,什么玩意儿都骂出来了,黎明同志听的一愣一愣的被疯狂的刷新世界观,然后各种各样鬼畜的莫名其妙的人名事物和他妈根本就不像这个世界的人和事。黎明同志本想先走的毕竟蹲人家门口听墙角不太好。但是,里头狗日的女人摔门而出,还差点撞到黎明同志。

黎明同志出于礼貌的对女人笑了笑然后去敲了敲虚掩着的门,却没看见女人看着他鬼畜的红色眼眸。朴灿烈在里面低低地说了声进来,黎明同志端着蛋糕冲心情低落的朴灿烈说你还要不要,朴灿烈当然他妈的不要啊,这该死的女人抛弃了我!!!情绪立刻爆炸场面一度十分失控,黎明同志尬尬一笑,蛋糕不一定要给女人吃,心情不好当然可以吃掉蛋糕,增加胆固醇人生没烦恼。朴灿烈一脸智障,这他妈是【管你妈的几英寸反正非常他妈的大坨】的双层啊日。黎明同志尴尬而又不失礼貌的笑了笑,说我他妈当然知道这不是为了逗你开心吗,吃不完的可以放着慢慢吃或者拿去扔了,反正是你的钱你开心就好。

朴灿烈愣是不肯黎明同志走,黎明同志无奈啊,朋友我要下班回家啊,我他妈不可能睡你家吧。朴灿烈还认真的思考了一下,黎明同志一脸他妈。

可以,现在就只撸到了这么多。

占tag致歉。

【武当X少林】末世之歌

本文少林受!!!!少林受!!!不喜勿入!!

ooc我的锅,我对不起大师和道长。

没错我又来了!!这次还没有写完我就来了!

真的半夜码这个短文自己被自己吓死。

快开学了啊伤心💔💔💔

想写虐,文笔又渣又苏可怎么办啊呜呜呜。

我爱大师大师爱我。

本文全程瞎扯。

丧尸什么的真的吓人:-D

准备好了吗?
好的我们开始。

————————————————————————

京城爆发一场瘟疫。

染此瘟疫者一刻后面色青灰,嘴唇泛白,牙龈鲜血淋漓,逐渐消瘦。

二时过后颧骨突出,眼窝深陷,面颊血丝清晰可见,瞳仁灰白浑浊,喉间低吼阵阵,欲食人肉也,常抓腮挠地,指尖残破,舌苔苍白,欲无力却力大无比,意识全无,六亲不认,捉人生吞活剥也,手脚皆断不可奈何其,似无药可治,唯有削其头颅,方可至其死地。

至北极寒之地,有一叶兰,其生长悬崖,可治毒尸,毒尸与其有相同之处,不知可治愈其也。

少林读完这则记事,阖了阖目,吐出一口浊气,将其递给身边的武当。武当迅速浏览一遍后,皱着眉出声询问少林:“大师可知这至北极寒之地?”

少林转了圈左手佛珠,回道:“贫僧不敢妄断,但这叶兰属实长在墨河周遭。”

“可有具体位置?”“贫僧不知。”

武当沉思片刻,一抬头一句话断定了路途:“那便去那墨河罢。”少林有些诧异,皱了皱眉头,念了会儿经,武当就在旁边看着。

少林停了念经,阖着眼皱着眉:“道长三思,切莫戏言,性命关天。”武当也不反驳:“如今这世间,与地狱有何分别?倒不如有个目标。”

“阿弥陀佛,那便随道长去罢。”少林说完双掌一合双目一闭专心念起大悲咒。

武当又在一旁看着少林念,倒也不嫌烦,就一直看,好像还有个过程,越到后面越目光灼灼,最后咳嗽一声,走到窗边去打量那些行尸走肉了。

是夜。

楼外低喉不断,长时间的嘶叫使声带溃坏,从喉中涌出的血液吐不出来,咽不下去,从而压得声音嘶哑悚人。少林听着身边均匀的呼吸声,毫无困意,只好闭着眼默念大悲咒。突然,楼下传来猛烈的撞击声,带着嘶哑的哭嚎和哀求。少林立刻坐起,抓起手边的法杖就要向下跑去,却被武当死死抱住。

“道长这是何意!”少林挣扎着怒吼。“大师稍安勿躁。”武当环着少林的腰,声调没有一丝起伏。“稍安勿躁?人命关天,此时不可儿戏!”少林说着就要推开。“贫道观察了一下午并非没有收获,这活尸的确是活。”武当沉声道,带着一丝愠怒和讽刺。

少林困惑不已,挣扎的动作也渐渐慢了下来,出声询问:“恕贫僧才疏,道长言外之意是?”

“这活尸有些意识。”武当说着松开了少林,“你一人直面他们难免有些吃力,贫道陪你一同前去查看便是。”

少林点了点头,刚想同意,楼下的门似乎被什么东西撞地发出痛苦的吱呀声,武当眼神一凛:“门要被撞开了。”

–TBC

我爱大师吹爆大师我的理想是日大师。
下个目标是暗少。【咦想想少暗也挺带劲。】
欢迎捉虫啊(ง •̀_•́)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