呃啊阿阿阿阿咕晋

粗口请见谅。

快乐摸7
我爱小男孩

【轰出】旅人

轰焦冻是造物主的孩子

他创造也愿消亡

无尽时间任他挥霍

百无聊赖


轰焦冻站在云层旁

麻雀与他谈话

“人间有一位旅客。”


云中细密排布着魂灵

窃窃私语

它们在时间中连成线

一点一点


轰焦冻借来白鹭的翅膀

他在飞鸟集散之地降临

风吹过他的羽翼

绕着太阳

神灵手掌中的光透过云层撒满他周遭


绿谷出久是有千万个假名的旅人

他路过这片土地

阳光滚落至他身旁

他看见了轰焦冻的翅膀

“那像映出彩光的玻璃。”


风带来轰焦冻的信

它穿过绿谷出久的发丝与心脏

停留在他的指尖


绿谷出久在一颗雪松下给予回信

与热切的星星


绿谷出久走过海洋

走过悬崖

路过炊烟

带走薄雾


牛皮纸包满雪

装上猎枪

他击下雨风和云

回到飞鸟集散之地


他在沿途的旅馆住下

过于柔软的枕头中

画家的梦轻轻呢喃

“阳光下有不同颜色的玻璃珠。”

“灰色与青色,烟晶与萤石。”


没关紧的窗吹进轰焦冻的泪滴

他在床边收起羽翼

在绿谷出久的枕头边撒下他的记忆

碰倒了窗边的玻璃瓶

“叮当——”


他又与轰焦冻在长满青苔的石头旁见面

他告诉轰焦冻他的名字

赠他风雨与云

将包满雪的牛皮纸放在轰焦冻的掌心

“我把你在天堂不小心丢掉的雪花捡回来了。”


绿谷出久醒了

他用猎枪击下了麻雀

麻雀变成了白鹭


他瞪大眼睛

看不清楚面貌的人流出鲸脂般的眼泪


  “这一切都毫无意义。”


「绿谷出久是有千万个假名的旅人,在飞鸟集散之地将枪瞄准了他人,看不清面貌的某人流出鲸脂般的眼泪。

“这一切都毫无意义。”

于是绿谷出久想起了被自己抹去的一切。

「又是这个AI
   我已经完全控制不住 春心萌动 自己的思想
   沙雕网友在线非主流
   OOC意识流我写得不够多 够了。
   欢迎捉虫   」

👌咸鱼流泪
会画画多好
不会画画的咸鱼哭辽

不行我好想写失去热情的七年之痒。

就那种逐渐失去热情,余温甚至都消失的感觉。

轰出七年之痒那种又苦又爽的感觉,我爱了。

「第七年

轰焦冻和绿谷出久跌跌撞撞兜兜转转,牵着手走过了七年的日夜。

激情荡然无存,留下的余温并没有随着时间慢慢发酵,而是与日落后的黄昏一块,缓缓地。

 轻轻地消散。」

【胜出】创造你的十天


爆豪胜己总是这么无聊。

他又一次随手创造出了一个生物。

那么...这次是什么样的?

他看着指间透明的琥珀,漫不经心的把玩着。

恶心的?应该不会。

自私的?也许是。

吝啬的?会吗?

也许...可爱也说不定。

爆豪胜己撑着下巴,闭着眼睛。

...再等会吧。


绿谷出久是爆豪胜己无聊时的完美产物。

虽然爆豪胜己总显得他对绿谷出久厌恶至极。

但他也不得不承认自己这次创造出了一个真正拥有灵魂的生物。

爆豪胜己想着,他应该对我不那么热情。

他历来创造的生物的生命都是短暂的,它们没有灵魂。

爆豪胜己看着冲他笑的绿谷出久,没由来地感到烦躁。

哪里出错了呢。


绿谷出久盛满了温柔而懒惰的灵魂。

住进了爆豪胜己给予他的琥珀心脏里。

这时的绿谷出久有十天。


这是爆豪胜己第二次带绿谷出久来到这里。

这里是雪山。

雪山中有一片青蓝色的湖泊。

爆豪胜己牵着他的手告诉他

“这里是你的眼睛。”

这时的绿谷出久有七天。


爆豪胜己摸着盛满结晶颗粒的小玻璃瓶,低着头。

他抬起头。

把小玻璃瓶伸出窗口。

阳光照在小玻璃瓶上,照在结晶体上,照在爆豪胜己的眼睛上。

有光。

他又回头,看着被光照着的绿谷出久。

绿谷出久的手臂上长出一片五彩斑斓的绿叶。

他的身躯是在五彩斑斓的黑夜里采的荆棘。


他们又来到雪山。

雪山中还有一片森林。

爆豪胜己在森林中一颗爬满藤条的大树下第一次亲吻绿谷出久的眼睛和手臂。

爆豪胜己抱着绿谷出久告诉他

“这里是你的身体。”

这时的绿谷出久还有五天。


爆豪胜己带绿谷出久看太阳升起落下。

牵着他的手去山川悬崖。

替他提着衣摆走过冰凉的山涧。

抱着他爬上树梢。

这时的绿谷出久还有三天。


爆豪胜己带回了狼的獠牙。

他在獠牙上穿孔,串起来戴在绿谷出久的脚裸。

带他去地下的酒窖,拔出橡木塞,在绿谷出久的手背上蹭过。

“我喜欢这个味道。”

爆豪胜己给了绿谷出久一杯酒。

味道很香。

很辣。

这时的绿谷出久还有两天。


爆豪胜己第四次带绿谷出久来到雪山。

雪下的很大。

绿谷出久不觉得冷。

他和爆豪胜己一起坐在那片湖泊旁的石头上,扫开落在肩膀上的雪。

他又开始数爆豪胜己睫毛上落下的雪花。

“废久,你冷吗。”

爆豪胜己问。

“不冷哦,这里真的很好看。”

绿谷出久摇晃着脚。

“废久,我有点热。”

爆豪胜己说。

绿谷出久朝他张开双臂。

“我身上很凉快哦,要不要抱着。”

爆豪胜己抱着绿谷出久,他睫毛上的雪花全都抖掉了。

这时的绿谷出久没有了。


绿谷出久要降临人间。

爆豪胜己站在雪山最高的山端松开了手。

没有下雪,阳光照在绿谷出久的嘴角。

爆豪胜己第二次亲吻绿谷出久。

是嘴角。


以荆棘和藤条为原材料的身躯,

两颗雪山中青蓝色的湖嵌入眼眶,

蜘蛛网浸泡染料,编织成头发,
骨骼是狼的獠牙,
血液是烈酒,
盛满了温柔和懒惰的灵魂,
住进了琥珀制成的完美无瑕的心脏,
最后在嘴唇撒上结晶的海盐,

绿谷出久降临人间。

【最后一段来自人工智能。
   过于智能了我的妈呜呜呜
   AI比人会搞cp系列。
   欢迎捉虫,深夜胡言乱语。
OOC我的锅辣您眼睛dbq】

天知道我这个沙雕在大晚上点进老王tag一边吹爆太太们一边被沙雕网友笑到崩屁的感觉多爽
个个都是人才,沙雕网友过于优秀了。
爽。

占tag致歉。
   突发奇想想写一篇关于小和尚周all周的段子嘤嘤嘤。

   平时一脸冷漠淡定看起来清心寡欲但被攻调戏会脸红红的看起来很好吃,经常打坐念经敲木鱼但是念经被打断过一次就会断断续续然后被自己气到脸红脖子红耳朵红。

    有香客来访被叫去迎接但是说话太简洁对方听不懂时会急。严重急到自己会眼睛湿湿的看起来有点欲泣,然后向对方道歉便噔噔噔地去找九点水。

     “江…香客…”

      眼角被自己急红,非常他妈可爱。

    
      九点水便带着小和尚周去迎接香客对方即使生气也会被九点水大师唬得一愣一愣的,碰上难搞的就只能退回香火钱。小和尚周也会因为这个被主持罚扫茅房。

     然后济公口十【别的寺庙的但是常来轮回寺】看见就会帮他一起扫,然后调戏下人家纯情小和尚。虽然被调戏成大红脸但是仍然红着脸道谢。然后口十被主持发现就会被罚念一个星期的经并禁止出寺。
   
     卧槽想想都受不了,小和尚周真的让人想…咳咳【突然正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