呃啊啊啊啊啊咕咕晋

名流巨星——鸽王咕咕咕

轰焦冻有两个非常喜欢的人偶


一个破了,人偶从他婴孩伴至他少年。


一个死了,人偶从他少年伴至他成年。


再没有第三个。


我不清醒
嗝瑞崩人设真的好爆笑哈哈哈

一个黑暗的脑洞

小久真的是乖孩子。

挨打挨骂也不还手,除非爆豪真的让他生气了

又能怎么样呢?

如果能是个变异的beta就好了嘿嘿嘿

能闻到alpha的信息素,但是没有自己的信息素,甚至可以对发情期的alpha起反应。

多棒啊,没有生殖腔,随便你怎么玩哦。

死死护着最后那点尊严。

「小胜——求你——不要——唔——」

圆圆的眼睛红红的,连脸上的雀斑都被对面爆豪的信息熏得发红,虽然用手抵着爆豪的前胸,但是你看——

裤子湿了哦。

啧啧,乖孩子,好学生,居然在这个小破仓库被男人强罼奸,还能舒服得流眼泪。

反正不会怀孕,好东西就要大家一起分享。

一起来啊,绿谷出久是个浪罼荡的肉罼器。

他也不想,没办法,他没办法对付爆豪胜己。

他是「无个性」嘛。

「废物——爽吗?被男人罼轮罼奸的感觉?」

小久一点也不高兴,但是他是乖孩子。

乖孩子是不会去麻烦大人的。

「小久?最近气色很差哦——有什么事情一定要和妈妈说哦!」

小久一定不会去麻烦妈妈的,一定会笑着

「……没事啦——最近睡得有点晚。」


然后在厕所又被爆豪胜己的信息素熏得站不稳。

「废物——」

绿谷出久这次会怎么办呢?

他悄悄捏紧了口袋里的小刀哦——

「小,小胜……」


真的没有小姐妹嗑艾常吗???
常胜多可爱啊

破车脑洞

啊——我想写性畢癖绿谷——


高畢潮的时候喜欢别人捂住他的口鼻,不让自己喘气,呜呜地叫。


居然还能兴奋到全身发颤,连枕头都抓不住。


特别喜欢dirty talk可能还会听着gao潮


如果是咔酱的场合——


绿谷应该会被咬吧,胸口,腿根,颈侧。


胸口被叼起一小部分皮肉,用犬齿轻轻斯磨,那一点点的ru头在唇齿间滑动,绿谷又疼又爽。


「唔——嗯哈——」


眼泪一定会掉下来


「小胜——好疼——嗯嗯——」


然后用手去推开,但是一点力气都没有。


咔酱这个时候应该会生气,用手使劲揉捏绿谷的臀尖,可能还会顺势用指甲去戳畢会畢阴,小绿谷被激得抖了一下,颤颤巍巍的。


「闭嘴——废物。」


「乖乖躺着张开腿——挨畢操。」


进去了之后,绿谷闭着眼睛埋在咔酱颈侧,羞得不敢看人。


一边喘气一边语无伦次的说平时根本不可能说的话


「呜——小胜进得——嗯啊!不要呜——好快」


「不会——呜嗯——好舒服——」


抠着咔酱的背,舒服得呜呜地掉眼泪


「不要——不要——嗯呜——好奇怪——」


被咔酱问就像小狗一样听话又诚实


「爽吗——哈啊——嗯?」


「啊哈——嗯嗯啊——舒服,好——好舒服」


会一边反驳一边呻畢吟


「嗯啊!我——我才不是骚货——唔哇不要——哈啊」


身畢寸的时候叽里呱啦的


「要——要——呜!不要在进来了呜——好难受——唔呜——会坏的咔酱——咔酱——咔酱...不行——不行啊」


我是变态,但是好爽。


胜出沙雕脑洞,极度ooc

咔酱一天在公共澡堂里穿条绣福的红色三角内裤到处乱晃。

才刚从隔间出来,迎面而来一盆水。

「操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切岛笑到掉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时尚弄潮儿爆豪胜己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上鸣笑到乱放个性最后“yoyo弄潮儿~”

「咳咳咳咳咳呃呃呃呃哈噗咳。」轰哥检查了自己的仪容仪表,非常冷静的样子,但一直在利用个性煮开水。

「小,小胜吗????你?」绿谷出久一脸不可置信。

「老子他妈就不信你没穿——!」爆豪胜己猛地扯下绿谷出久的裤子,顺便把内裤也扯了。

「smash——」

爆豪胜己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给绿谷出久穿上。

啊——果然是同一个铺子里批发的!连材质都他娘的如此相像!

绿谷穿的是一条绣着倒福的平角内裤。

「——!老子送你的三角呢!!!你他妈骗我!」爆豪胜己很伤心,绿谷出久这个负心汉背叛了三角裤,失去了爆豪胜己的一颗真心。

「可是——小胜的这个建议——」绿谷涨红了脸。

「太沙雕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没有想到爆豪你居然——是这种癖好吗哈哈哈哈哈哈——」切岛和濑吕一边笑一边颤抖着拿出手机想拍照。

绿谷来不及阻止。

「切——废久怕什么——」爆豪胜己对此不屑一顾。

切岛突然正经「对!真男人就要敢于面对!爆豪——」

「干嘛?!」

「还有没有这种内裤!我也要成为真正的男子汉!」

刚缓过神来的上鸣再次下线。

轰哥早已逃离现场。

「哼!不可能!情侣限定——!」

「小胜闭嘴啊——!」

「我爆豪胜己!就算死外边!死这里!从云边上跳下去!被老太婆强迫穿红三角内裤!也不会去和傻屌死神说一句好话!」


「操废久快来看我新买的炮」


脑洞

「沙雕脑洞杀我」

爱神咔爱神轰和死神久的故事。

咔哥是爱神中少有的品种,人家用爱神之箭他用爱神之炮。

人家问他要不要考虑换个工作用具他还骂人家

「这他妈就是爱情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懂吗!蠢货!」

「这会死人的吧?!」

「操!你管那么多?!死人那是死神的事!和我的炮有什么关系?!」

okay.

没办法,敌方辩手太强,随他去吧。

然后和他一起赶工的同事就很可怜,看着他在那「西内西内」地轰人。

想笑又不敢笑出声。

有一天和他一起赶业绩的轰焦冻忍不住了

「爱情需要慢慢发酵,用箭更好。」

「你懂个屁——!爱情他妈的需要暴风的洗礼!蠢货阴阳脸果然不能理解老子高级的爱情观!」

轰焦冻:行,你开心就好。

有一天,咔酱炮轰范围内突然跑进一只恶鬼

「我嫉妒你的爱——气势如虹——就像龙卷风——」

然后就被轰了,咔酱气得又轰了一炮

「我操!哪来的傻屌!死神呢死神呢?!操你们这个业务能力太差了吧?!小学生吗?!」

然后死神绿谷举着镰刀突然出现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前辈实在是对不起——」

镰刀一晃而过,差点割到咔酱和轰哥。

「你这个死神怎么回事???我劝你他娘的下次用牙签戳——」

轰哥突然就朝着咔酱来了一箭,咔酱轰完轰哥又轰了自己

咔酱轰哥:遭了,是心动的感觉。

绿谷一脸懵逼,看着两个沙雕互殴。

绿谷:???

咔:我轰 我自己。

轰:我射爆【豪】

想搞双久
看黑久在线日小久